<address id="9lf3x"></address>
<address id="9lf3x"></address>

<address id="9lf3x"></address>

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教育科技文化衛生體育委員會關于《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草案)》修改情況的報告

來源:北京市人大常委會門戶網站 發布時間:2018-09-28 15:24:00
瀏覽字體 【字號: 復制 打印 關閉

——2018年9月26日在北京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七次會議上

北京市人大教育科技文化衛生體育委員會主任委員 劉玉芳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書長、各位委員:

  2018年7月27日,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對《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草案)》(以下簡稱條例草案)進行了一審,多位常委會組成人員發表了意見。會后,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在市人大機關門戶網站征求了社會公眾的意見,同時根據常委會審議意見和各方面反饋的意見,對條例草案進行了修改,并就草案修改稿進一步征求了立法專家顧問、常委會法制辦公室、市政府相關部門和各區人大的意見。9月12日,委員會召開第四次(擴大)會議,研究提出《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草案二次審議稿)》。現將條例草案修改情況報告如下:

  一、關于保護、保存工作的原則和方針的修改

  條例草案第三條規定了非遺保護、保存工作的原則和方針。其中“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傳承發展”,是2005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提出的非遺保護工作方針。隨著我國文化遺產事業的發展和非遺保護工作的推進,該方針已不能完全適應目前非遺保護工作的新理念和新要求。據悉,文化和旅游部正在起草文件,準備提出新的方針。同時,考慮到2011年出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以下簡稱《非遺法》)也未提及該方針,因此建議刪去。另外,非遺傳承的主體是民眾,為了增強民眾的參與感、獲得感、認同感,根據中央《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中提出的“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建議增加“以人民為中心”內容。將第三條修改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應當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以融入現代生產生活為導向,堅持政府主導、社會參與,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活態傳承、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二次審議稿第三條)

  二、關于政府職責的整合

  體制機制、專業隊伍、政策保障目前仍是非遺保護工作比較薄弱的環節。為了加強體制機制和專業隊伍建設,完善相關政策保障,建議對第四條和第六條的相關內容進行整合,強化政府責任,將第四條修改為:“市、區人民政府應當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和計劃,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經費列入財政預算;加強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的組織領導和考核評價,加強體制機制和專業隊伍建設,完善政策保障和人才培養機制。”(二次審議稿第四條)

  三、關于專家參與機制的修改

  今年8月,文化和旅游部下發《關于調整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參與機制的通知》,提出為更加充分地發揮專家、學者的重要作用,提升非遺保護工作的專業性和科學性,決定取消國家非遺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今后將采用“一事一請”的方式,更加廣泛地邀請更多學科和領域的專家、學者,參與有關評審評議和政策咨詢工作。為與國家保持一致,建議不再規定建立專家委員會,將第七條修改為:“本市建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工作專家參與機制和專家庫,邀請相關領域專家、學者參與有關評審、評議和政策咨詢工作。”(二次審議稿第七條)

  四、關于刪去代表性項目退出機制

  條例草案第十八條規定了非遺代表性項目退出機制。常委會組成人員在審議時認為,非遺代表性項目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不能輕易放棄。代表性項目失傳的原因比較復雜,有的可能是暫時性的,因此應根據不同情況,對不再呈“活態文化”的項目在停止活態保護之后,仍可采取研究、宣傳、展示等保護、保存措施,而不應簡單地采用退出方式。另外,在條例中明文規定退出機制也容易產生消極的社會影響,不利于營造積極的保護氛圍。為此,建議刪去條例草案第十八條。

  五、關于將第三章中的保護內容明確為“分類保護”

  為了提高非遺保護的針對性和科學性,做到精準施策,條例草案秉持國家倡導的分類保護政策,在第三章“保護與傳承”前半部分,根據代表性項目的存續狀態和項目類別,分別規定了區域性整體保護、搶救性保護、生產性保護,并針對具有鮮明北京特色的傳統表演藝術類、老字號企業的傳統工藝與習俗等非遺項目專門規定了保護措施。根據《非遺法》對“保護”一詞的界定,它涵蓋了傳承、傳播等措施,而本章所述“保護”屬于狹義的分類保護。為了避免造成概念上的混亂,也為了準確概括本章內容,建議將第三章章名修改為“分類保護與傳承”。

  同時增加一條作為引導條,包括兩款,第一款為分類保護原則性規定,具體表述為:“本市對列入代表性項目名錄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按照項目類別和存續狀態實行分類保護。”

  第二款依據《非遺法》增加文化主管部門制定和監督實施代表性項目保護規劃的內容,具體表述為:“市、區文化主管部門應當組織制定代表性項目保護規劃,并對保護規劃實施情況進行監督檢查。”(二次審議稿第十八條)

  六、關于增加對傳統工藝類代表性項目保護的內容

  傳統工藝類項目是非遺分類保護的重點,為此國家在2017年專門出臺了《傳統工藝振興計劃》。作為古都文化、京味文化的代表,具有北京特色的傳統工藝類非遺項目,比如體現皇家文化的燕京八絕技藝、古建筑營造技藝等,對于保護歷史文化名城、傳承中華工匠精神具有重要意義。因此,建議增加一條,具體表述為:“市、區人民政府應當建立本級傳統工藝振興目錄,并根據歷史文化名城保護需要,將具有歷史傳承和地方特色,與古都文化、京味文化聯系緊密的傳統工藝代表性項目優先納入目錄,給予重點支持。”(二次審議稿第二十三條)

  七、關于項目保護單位條件的修改

  條例草案第二十六條關于項目保護單位的三項申請條件來源于文化部2006年出臺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管理暫行辦法》,但該文件表述為“項目保護單位應具備以下基本條件”,與條例草案將其作為申請條件有所區別。為了避免引起歧義,建議按照暫行辦法的表述,將第二十六條第二款修改為:“項目保護單位應當具備下列條件”。同時,為了鼓勵有意愿的單位提出申請、參與保護,也為了有效落實條例草案第二十八條所規定的撤換機制,建議增加一款,具體表述為:“鼓勵有能力、有條件、愿意承擔某項代表性項目保護義務的企事業單位和社會組織,申請成為項目保護單位。”(二次審議稿第二十七條)

  八、關于增加在遺產日等進行宣傳展示的內容

  根據本市在國家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傳統節慶和廟會等民俗活動以及國際交往活動中,開展非遺宣傳展示取得的成功經驗,建議將其固化為制度,在條例草案第三十五條增加一款,具體表述為:“市、區人民政府應當結合國家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傳統節慶、廟會等民俗活動以及國際交往活動,對代表性項目和保護成果進行宣傳、展示。”(二次審議稿第三十七條第一款)

  九、關于增加非遺與科技融合的條款

  互聯網、大數據、新材料、新工具等現代科技手段的出現,為傳統非遺項目的保護保存、融入現代生產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提供了重要支撐。非遺要實現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必須走與科技融合之路。建議增加一條,包括兩款。

  第一款為支持非遺與科技融合的研究,具體表述為:“市文化主管部門應當會同科技、經濟信息化等部門,組織開展與非物質文化遺產有關的科學技術研究;鼓勵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保存方法和創新發展研究,對符合科研課題立項的給予優先支持。”

  第二款為利用科技手段傳播非遺,具體表述為:“本市推動利用互聯網、大數據、數字技術、人工智能等現代科技手段,促進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傳播。”(二次審議稿第四十二條)

  十、關于開發利用非遺的內容修改

  條例草案第四十條對利用非遺提出了四項禁止行為,其中第三項和第四項是冒充或者冒用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項目保護單位名義開展活動。考慮到冒充或者冒用名義不屬于本條例應規范的不當行為,而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廣告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法律所規范的欺詐行為,因此建議刪去后兩項,將該條修改為:“開發利用非物質文化遺產,應當尊重其內涵及表現形式,不得有歪曲、貶損等行為,不得進行虛假或者誤導性宣傳。”(二次審議稿第四十四條)

  十一、關于其他修改內容

  (一)關于列入代表性項目名錄的條件

  條例草案第十三條規定了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列入代表性項目名錄的條件。其中第三項“在一定群體或者地域范圍內世代傳承,至今仍以活態形式存在”是所有非物質文化遺產都應該具備的條件,條例草案第二條關于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定義已經闡明,因此不宜作為列入名錄的條件,建議刪去第三項條件。(二次審議稿第十三條)

  (二)關于支持區級項目評審

  在調研和征求意見時,各區普遍反映區級項目評審工作缺乏業務指導和專家支持,導致各區評審標準有別、評審程序不一、評審質量參差不齊,影響了非遺代表性項目名錄的整體水平。因此,建議第十五條增加一款:“市文化主管部門應當對區級評審工作提供業務指導和專家支持。”(二次審議稿第十五條第二款)

  (三)關于代表性傳承人的扶持措施

  條例草案第三十一條第二款規定了文化主管部門對代表性傳承人的扶持措施,其中第四項“提供參加研修、研習和培訓的機會”,與條例草案第三十四條內容重復。同時,根據代表性傳承人反映,他們在開展活動時經常會遇到政策、法律、推廣、營銷等方面的問題。因此,建議將第四項修改為:“協調解決傳承活動中遇到的相關問題。”(二次審議稿第三十二條第二款)

  (四)關于學校人才培養

  為了解決非遺后繼乏人問題,條例草案第三十三條特別規定了學校人才培養機制,但其中第三項措施“在高等學校和中等職業學校開設非物質文化遺產相關課程”不屬于人才培養范疇,而屬于條例草案第三十七條非遺校園傳播方面,是對所有學校的要求,建議刪去。(二次審議稿第三十五條)

  (五)關于公共文化設施和公共場所宣傳義務

  條例草案第三十五條第二款對公共文化設施宣傳展示的義務進行了規范,但設施的列舉不夠典型,建議按照《非遺法》第三十五條的表述進行調整。另外,條例草案第三十八條第二款關于公共場所的宣傳展示義務,與公共文化設施的內容聯系緊密,建議放在一起單列一條。(二次審議稿第三十八條)

  此外,根據常委會審議意見和其他方面的意見,并參照上位法、參考相關政策文件,委員會對條例草案一些條款的文字表述作了完善性的修改,對一些條款順序作了必要的調整。

  《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草案二次審議稿)》和以上報告,請常委會各位組成人員予以審議。

瀏覽字體【字號: 復制 打印 關閉

http://www.chwjjw.com/zt/cwhzt1512/
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北京代表團活動專題報道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主辦: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ICP備案號:京ICP備05042646號
必威体育